潜江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西风】生着狐眼的女人(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7:36 编辑:笔名
叶子从记事起,她就生活在周围人们的歧视中。尤其是一些女人,眼神里满是不屑、鄙视,提起她时她们的嘴角几乎撇到耳根:“啧啧,瞧那眉眼,生生就是只狐狸转世,大了不知魅惑到多少男人,祸害呀……”而那些男人则像端详一头牲口,品评着牙口、皮毛、头尾,其实他们心里想得却是:这个小妞漂亮,稍大一点那滋味肯定妙不可言。只有极少的人见了会暗暗摇头叹息:唉,孩子啊,你托生错喽,将来不知多少磨难等着你哟……
叶子确实长的与众不同,不到十岁的女孩子,双眉细长弯弯,眉梢高挑入鬓,眉头却低垂几乎与内眼角相连。白皙而半透明的眼皮下,是浓而黑长的睫毛,两颗眼珠如同两粒明亮的黑曜石,透着一种慑人魂魄的妖媚。那嘴角的浅笑,那微蹙的眉头,散发着难以抵御的诱惑。那些自以为博古通今的人说,叶子的眼是狐眼,前世定是一只魅惑男人的狐狸精。种种流言蜚语口口相传,却忽略了:她,只不过是个孩子。
叶子的悲哀其实不在于她的长相,也不在于外人对于她的种种议论,她的磨难恰恰来自她的亲人。
亲人?最亲的应该是她的爹娘了,但叶子却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丫头。这要追朔到她的出生了,叶子生下时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小婴儿,像个美丽的小天使。按说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得漂亮,可她的美只给家里带来了无尽的阴霾和硝烟。
叶子的娘年轻时也是个大美人儿,十里八乡的小伙子们都垂涎于妙龄待嫁的她,千挑万选,她选中了端官家饭碗的尹森,两家通过媒人商定了阴历八月初六男婚女嫁。没想到,就在二人成婚的三天前,进城买东西的姑娘耽搁了回家时辰,夜幕降临时才回到离家二三里的茅草荒。说起这个茅草荒,老人们说那地儿本就不是块干净地,好大一片地没种过庄稼,齐肩的黄茅草和各种不成材的灌木杂乱地盘根错节疯长,里面不乏一些小兽和蛇虫,更让路人忌惮的是周边人家往往将夭折的不配入祖坟的小婴尸和死猫死狗也顺手扔进去,因而,那片茅草地在人们眼里是肮脏不洁的,是邪秽的。
姑娘错过了大白天,又不得不经过那片让人胆寒的茅草地。她在心里不断祈祷:天爷爷,地奶奶,别吓我,让我好好回家吧。心里念叨着,脚步格外地轻,生怕惊动了茅草深处的鬼魅,或者只是一只乘夜觅食的小兽。
可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她遭遇的不是传说的鬼魅,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男人。那男人不顾姑娘的苦苦哀求和无望的挣扎,将她拖进茅草深处,夺去了她最珍贵的东西。
当她跌跌撞撞一身泥土一头草叶回到家时,母亲惊呆了,父亲怒极了,可是,面对出嫁在即的女儿,名声最要紧。他们把打落的牙硬是咽到肚里。
新婚夜里,男人没见到落红,心里泛起疑惑,几经盘问,新娘子吞吞吐吐还是说出了那档子事,男人的脸阴得能拧出水。冠绝一方引以为荣的大美人瞬间成了一块用过的旧抹布。
男人知道了,婆婆知道了,虽然碍着脸面母子俩不曾到处宣扬,但女人从此在家中的地位以及待遇可想而知。
十个月后,女人产下了个小婴儿,孩子白白嫩嫩,刚生下来两只眼睛就骨碌碌地张望。本该高兴的家人看着漂亮的女娃,却想起那片茅草荒,婆婆撇了撇嘴转身离去,男人鼻子里重重地哼一声,脚一跺也走开,再不想瞅第二眼。
三朝后,女人说:“她爸,给孩子起个名儿吧,小名也行啊。”
男人说:“丫头片子,随便叫就是了,哼,还不知谁的种呢,就叫叶子吧。”
他想起了,女人新婚之夜就不是完璧之身,他想起了,那片茅草荒。女人的脸白了,嘴唇在颤动。她没法为自己的失身辩解,她也无法断定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家人无视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牵连到母亲也遭到大家的白眼,这种微妙的关系被外人收进眼里,也便有了不同版本的猜测。
“那么俊的孩子,竟然家里都不待见,难道是嫌弃女娃?”
“嘁,我看没那么简单吧?不管怎么说也是头生的娃,就是个女孩也不至于嫌弃吧?没看那老帮子看媳妇的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喽。”
“这么说还真的哟,我看八九不离十那孩子是娘家带过来的,不然尹森那脸也不会整日里阴森着。呸,什么玩意儿,长得人模狗样的,背地里是个养汉的妖精。”
……
于是,那些本来为着自己没有几分姿色而自惭形秽的婆娘们有了扬眉吐气的傲娇,看向叶子娘的眼神便有了十分的鄙夷嫌弃。
女人受不了家人的冷漠,也受不了外人的白眼和指桑骂槐,她不知不觉也认定了叶子就是那个夜幕下的流氓种子,她无法反抗婆婆丈夫,她堵不住众人的嘴,她甚至不能博得自己爹娘的同情安慰,于是,她把一腔委屈愤怒发泄到小小的叶子身上。
叶子不是个小公主,她没穿过一件新衣服,都是家人从亲戚处捡来的别的孩子穿小了、旧了的衣衫;叶子从来不是家里的小太阳,奶奶爸爸甚至于妈妈从没有正眼瞧过她。每当别家的孩子腻在爸妈的怀里撒着娇,或者炫耀身上的新衣手里的糖果时,小小的叶子蹙着眉头,牙齿将下唇咬出白痕。她羡慕,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家人不喜欢她,她在心底希望能像那些孩子一样,看到爸爸妈妈脸上宠溺而灿烂的笑。
当弟弟降生后,叶子的日子过得更加苦,弟弟是家人围绕的中心,因了这个功劳,仰或是这个男娃才是老尹家货真价实的种,爸爸看向妈妈的眼神里有了几许温柔,妈妈的脑袋也便得以抬起了几分。然而他们对待叶子并不因为男娃的到来而有所改善,反而更加剧了他们的厌恶。叶子只比弟弟大两岁,却要像个大孩子那样去照顾弟弟,去满足弟弟任何有理或无理的要求。她的身上,经常带着因弟弟而被父母责罚留下的伤痕,新伤,摞着旧痕。
叶子如同一根长在石缝里的小草历尽风霜,在数不尽的白眼和折磨中一天天长大,初中毕业的她,出落得窈窕美貌,眉眼越发得妩媚,而那些多年来用肮脏眼神和语言来对待叶子的人们并没有一些收敛,反而在撇见叶子惊人的美貌后下了断言:瞧瞧吧,狐狸精就要发骚了,不知谁要倒霉呢。
她们并没有看到叶子这个“狐狸精”为害乡里。初中毕业后,在奶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唠叨下,父母决定终止她的学业,在同龄人尚在父母庇荫下过着悠哉悠哉日子的时候,叶子加入了南下打工的行列。
社会,有时就是江湖,江湖的险恶是初出茅庐的叶子想不到的。虽然之前在家里她不是一个宠儿,但家族的势力和相对城市不知好出多少的民风却也在庇护着她,尽管有几个乡间无赖垂涎叶子的美貌,却始终忌惮尹家,也因为叶子娘是个“过来人”,对于女儿的行踪总是切切在心的关注而使叶子免遭登徒子的觊觎荼毒。
可是,踏入社会,没人再为这个可怜却又姿色超群的女孩子作保护伞。叶子战战兢兢地应对人事,还是着了道儿。
叶子是跟着一个同乡姐们玉玲出去的。那女子外出已经好几年,这次回来大有衣锦荣归的势头,一身时髦潮服,将身段勾勒得窈窕婀娜,更显得风情万种,那种浓郁的美,衬托了叶子犹如清汤寡水。叶子本就没有多少好看的衣裳,青春期的少女,穿得是别人褪下得半新不旧的衣裤,要么紧紧绷在身上,要么肥大的几乎盛得下两个人。乍看到玉玲前卫的打扮,她脸红之下也在暗暗羡慕,人家那是自个儿赚钱买的,她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她不知道,那些村里的老娘们是怎么说的玉玲。
“瞧老赵家那丫头,出去没几年吧?那身打扮,哟哟,真是人靠衣衫马靠鞍哪。”
“什么值得显摆的?这年头,乡下丫头出去想挣钱,除非是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来钱快,凭苦力挣血汗钱,驴年马月也发不了财。她呀,不定干得什么营生呢。”
“可不,我听说城里洗头房,什么卡……卡拉开的,女人靠脸子和那玩意挣钱,有钱的哪怕是老头子都有俊俏妹子傍着。”
叶子娘没听到那些议论,即便听到,她也不会让女儿闲在家里吃白食。反正这块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从来就没觉得稀罕。
叶子跟着玉玲进城。路上,玉玲说:“叶,甭听咱村里那些老娘们嚼舌根,大款是那么好傍的?你看我吧,还不是在厂子里一把力气一把汗干出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妹子,出门在外的,眼头子可得活泛点,有时候就是睁只眼闭只眼,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事,你要是事事都认死理,嘴都糊不上。跟着姐没错,要不了几年,你保准混得比我强。”
玉玲倒是没全说假话,叶子去的地方不是洗头房也不是卡拉ok,的确是一个厂子,做的是外贸服装。叶子进厂被分在检验科,朝里有人好做官,这要得益于玉玲的关照了。玉玲是销售科,大小还是个官儿,更重要的是她在老板跟前还说得上话,便讨了个人情,让小同乡干了个轻快活儿。
有时,叶子的活儿干完,也会偷偷溜到玉玲那儿,看看她在做什么,这才知道进城路上玉玲说话的含义。她看到,科里几个女人打扮得一个比一个风骚,低胸上衣露出两半拉肥嘟嘟的白肉,巴掌大的皮裤衩几乎罩不住丰臀,若隐若现露出满园春色。这就不说,让叶子尴尬得是,科里那几个男人走出厂子时西装领带人模狗样的,在屋里却是整个的一流氓,看女人的眼神色眯眯的,抓空子就会伸出咸猪手,去摸一把女职员的屁股,引起一阵故意夸张的惊叫。
叶子去销售科,好似带去一缕清新的春风,她那不带铅华的的清丽让男人们眼前一亮,拉过玉玲打听:“你带来的?好干净嫩生的雏儿,给哥们介绍介绍怎样?哥请客。”
玉玲捂住嘴笑,伸出指头戳了一下那人的额头:“做梦吧,人家可是初来乍到,别吓着人家,我可告诉你,她是我的老乡,她妈把她托付给我,可不是什么不上路男人随便碰的。”
那人“嘿嘿”一笑:“得了吧,这么俊的妹子进咱这,就是进了染缸,想出白布?难喽。”
叶子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隐隐有些不安,但她毕竟涉世不深,简单说,她就没吃过什么亏。尽管她在家里像个佣人,出力的活都是她做,但毕竟没受过家人以外男人的欺辱,而且,她刚走出校门,还是个嫩嫩的花骨朵,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更是懵懵懂懂。她懒得去多想,反正有事了还有玉玲姐,再说这是厂子,晴天大太阳的,能有什么事?
不过,销售科她倒是很少再去,因为,她不喜欢那些男人能穿透衣衫的眼光,也不喜欢他们停留在女人身上不安分的指掌,以及那些不正经的语言。
旺季,厂里经常加班,钱没多给,却把那些女工使唤得要死,一个个老睡不醒的疲惫模样。叶子不需要加夜班,但也没了平时的悠闲,一摞摞、一堆堆车好的服装等着她检验,可不是大意得的,倘若在她这个环节出了岔,出口的服装被打回,那损失可不是她一个小女子能承担得了的。
叶子睁大双眼,仔细查看手下翻动的一件件成衣,偶尔直起腰歇息一下。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她转过头,果然,身后站着一个男人,一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男人。那人的脸蔫黄色,皱巴巴得像块老橘皮,稀疏的毛发盖不住油光光的脑袋,一缕长发从左到右横披在前额,叶子首先看到的是他半张的嘴,看得见两排参差不齐的黄板牙,一边嘴角似乎有一道水渍在蠕动,然后,是一张有些恶心的柿饼子脸。
叶子有些反胃:这是谁呀?没事干到处乱串,也不看看自己长得多吓人。她转回头,继续看自己的衣服。
老头却不走开,反而更凑近了些,叶子都能闻到他嘴里那股热乎乎的阴沟里的臊泥味儿。
“新来的?叫个啥名?”老头问,声音不带任何表情。
叶子没吭声,心想:你谁呀?你管我叫啥呢?
车间主任这时一溜小跑过来,伸着长脖子,带着谄媚的笑说:“董事长,她叫叶子,刚来不久。
“哦?新人啊,多大了?”
“回董事长,叶子今年十六,哦不,十七岁了。”
老头皱了皱眉,不满地说:“谁问你了?她是哑巴?自己不会说?”
主任拍马拍到马蹄子上,吃了个瘪不吭气了。老头说:“叶子,先停下,转过身来。”
听说老头是董事长,叶子立马不知手脚该往哪放,所有的嫌恶顿时收进心里。她按照老头的吩咐转过身,微低着脑袋,她有种直觉,对面那双眸子此刻正在自己身上游走。
老头看着叶子露出领口白皙的脖子,缎子搬拢在发卡上的黑发,伸出手握住叶子下巴,抬起脸来对着自己,左右端详,仿佛叶子是一匹骡马市上的牲口,正在接受买家的检查。他的眼里,这是一张不能再清纯得还带着孩子气的俏脸,黑而细长的眉一头斜插入鬓,一头贴着内眼角。很少看到这种眉眼,那股望向自己的眼神,几分慌乱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紧紧擭住他的灵魂,让他瞬间一阵迷乱。
尤物,绝对是尤物,比起销售科那些莺莺燕燕,那群女人简直就是次品。老头心里不由得暗暗嘀咕着,同时松开握着下巴的手。他感觉那几根手指都是滑腻的、芬芳的,他好似不经意地将手指蹭了一下鼻头,吸纳似有若无的香气。然后转脸交代主任说:“太年轻了,找个老成些的换下她,让她到销售科报道。”

共 82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的一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往往会在某个关键时刻遇到命运之神设下的坎坷。本文中的叶子,因为她母亲的意外失贞,导致她从小就不受大家庭的待见,成为长辈们的出气筒,成年后又在外出打工期间遭到歹人的暗算。尽管后来事实证明了她的合法身份,可迟到的亲情能挽救或弥补得了她经受的一系列苦难吗?本文的中心思想是;尽管当代中国已经走进了世界的先进行列,但残余的封建传统思想依然有繁衍的土壤,并在适当的时候兴风作浪。感谢作者赐稿西风,积极推荐大家赏读。【编辑 寒江孤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41824】
1 楼 文友: 2017-04-17 14:09:59 看到大梦又投稿了,我内心的高兴真的无以言表。千言万语并作一句话:热烈祝贺你战胜了病魔,重新回到西风人的文学队伍里,享受文字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期望。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4-17 21:44: 9 谢谢寒兄,我也没想到能有康复的希望而且真的等到了,感谢西风人给我的温暖和支援。我开始写了,哪怕写的不尽人意,也会坚持下去的。
2 楼 文友: 2017-04-17 16:29:11 看到梦姐作品特感动,别不多说,转发美文以示敬意!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4-17 21:45:58 谢谢兄弟,有文友的认可,我的新生更有意义。
 楼 文友: 2017-04-17 19:26:26 很感人的一篇佳作,无辜的叶子和她的母亲饱受歧视及精神摧残二十来年,谁之罪?在同情怜悯之余,不能不令人深思。遥祝春安!
回复  楼 文友: 2017-04-17 21:46:58 谢谢笑谈,谢谢一向以来对我的鼓励支持。
4 楼 文友: 2017-04-17 20:14:22 拜读梦姐的大作,佩服姐姐的笔力、毅力。为文中的叶子母女俩鸣不平,也为叶子出污泥而不染感到高兴,愿好人一生平安。祝愿姐姐健康、快乐,写文辛苦了,好好休息。致问候! 以文字,记录曾经的片段,那久远的,便不再久远。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4-17 21:48:11 半年多几乎没写,生疏了,努力赶上吧。
5 楼 文友: 2017-04-17 21:12:06 世俗的愚昧和偏见衍生出错误的认识,让叶子一出生就遭遇不公,直到生命匆匆终结连一丝亲情都未曾感受,叶子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所以清除封建思想,提高精神文明程度,我们的国我们的民族任重道远呀。祝贺梦姐病愈出山,梦姐加油。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4-17 21:50:20 谢谢听雨,农村中这样的风俗这些人还有,我写的虽是小说,事情却是真有的。
6 楼 文友: 2017-04-17 21: :50 欢迎午夜老师回家,您是西风的骄傲!
回复6 楼 文友: 2017-04-17 21:51:29 我的心态是我的自豪,也可以是西风的骄傲,但文字上,你们才是西风的骄傲
7 楼 文友: 2017-04-17 22:05:04 可怜的女人,从小到大,遭受了很多磨难和坎坷,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弱弱地活着,身心俱惫,早早离世。悲哀的情节令人感叹。旧的观念一定要废除,弘扬正气!感谢姐姐大病初愈就带来大作!遥祝姐姐快乐每一天!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7 楼 文友: 2017-04-17 22: 6:28 没有你带领的西风人,我早已一蹶不振,哪里还能再写,心中的感慨感动感激实在难以表述。
8 楼 文友: 2017-04-17 2 :06:14 祝贺姐姐返回西风!姐姐大病初愈就开始投稿,我很感动。读姐姐的文章,总有一种难言的情愫撞击着心头,也许这就是一个文人该有的责任和担当吧! ( ()
回复8 楼 文友: 2017-04-18 12: 2:0 谢谢闺闺,虽说是宣扬正能量,但世上并非只有鲜花阳光,文中叙述的各种人物有之,是和谐社会的几个不谐音符,这其中,也许正需要大家的警醒、呼吁与援助。
9 楼 文友: 2017-04-18 01: 4:  《午夜梦回》在西风瘦马社团里是个开心果,用他们的话说是个活宝。活宝有两个意义,一个是幽默风趣,另一个是无肝无肺的意思。我也很荣幸被他们叫过一次。无肝无肺的人应该来说是阳光面积远大于心理潮湿面积。我想午夜梦回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女人。
 第一次读午夜梦回的小说,(顺带一句,我也写小说。)读了个标题 长着狐眼的女人 ,心里想,这是个破笔,至少是她找麻烦找别人抽。因为带狐字的标题让人有点坏想,就象长着狐眼的女人一样。虽然口诛笔伐这种女人的多,但还是许多男人想看到也喜欢看到这个长狐眼的女人,更想有点牵连,这是人性中的不对称或叫逆叛吧。虽然标题让人浮想联翩,但要写出新意或不一样的核心来,是有难度的。故我说这带狐字的标题可能是败笔。
 读了小说之后,有了逆转。逆转有两个方面,一是午夜梦回这个开心果的阳光面积不是我想象中的漫无边际,有很多潮湿的地方。开心果的无肝无肺只在群里和我互掐时,或者说只是表象。开心果里面其实还是有很多东西的,臂如血肉经脉,至少这三个字里,心还是真实存在的,有心的东西就有思想起伏博动。另一个逆转是午夜梦回的长狐眼的女人,还是长出了不一样的狐眼。这个女人真的有一定内涵。
 我对这个内涵就我认识方面作个汇报。
 女人是花,这是共识。长在阳光里的花明媚照人,给人一种勃勃生气向上的引力。那长在阴影里的或者说长在悬涯上的花呐?凋谢或被漠视。叶子不是花,如果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真的是一片叶子,那秋来叶黄离树,最后叶落为泥。自然规律,平淡而又平静。那就叶子的生活终归是宁静如水,这是最好的,就象我们所期待的岁月静好。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不是叶而是花,而且偏偏长着一双狐眼,而且还长在阴暗潮湿处,恶草丛生。
 叶子的命运是许多打工女子的命运。
 在小说中几乎都是冷的感觉,我没读出暖来。打工的人群中老板和周围的人都是恶的化身。这与正统显然相悖,因为正统里是善远大于远多于恶的,给人一种向上从善的教化作用。但午夜梦回显然在这一点上是反小说的或者说是反动的。
叶子真的是无奈,出身无奈,生存的环境也无奈。她有过抗逆,但徒然终归于无奈,结尾的白血病还有无常的意义。人生中是有无常,无常和无奈湊在一起那就是彻骨的冷。
 这是不是中国底层打工妹们的伤痛。
 在读到后半部,我刚读到一点暖,那是叶子妈人性中唯存的一点暖,母爱。但结果还是淡了,淡了的原因,是因为无力,在白 血病这个无常面前。
 这是这篇小说的社会意义,反动反小说。我在莫言的小说中我自认为我也读到了这种反动的意义。
 再说一下写作技术,就是语言和题材也匹配,虽然我写小说很喜欢淡化故事,更喜欢气氛天马横空,但小说还是要故事支撑的。这个故事有可读性,至少有人喜欢读。引诱人读,有个情节就象小品中有包袱感。小品靠演员从思想的口袋里一个接一个抛包袱来引诱观众。小说靠悬疑来勾动读者读下去的信心。作者做到了这一点,我的小说在这方面是弱项。
 当然这篇小说也不是完璧。完壁一样的东西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就象一个美女,虽然倾容天下,但也可能这个女人有狐臭之类的问题。就象红楼梦中,天下掉来个林妹妹,林妹妹很美,但林妹妹有肺结核。如果林妹妹没肺结核,那一定不是林姑娘而是大观园中的宝钗故娘了。
 这小说写得过于悲催,我还是喜欢在阳光下漫游,即使夏天,阳光有点毒辣,我还是想让阳光照彻书房和我的小说。
回复9 楼 文友: 2017-04-18 12:42:05 谢谢开心老师非常精美精确的评点,这是我进江山以来发表的文章后面最长最重的评语,老师对文字的热爱和严谨态度让我为止感动。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因为今生遭遇了太多的坎坷磨难,我现在只看喜剧,怕看那些让人伤心流泪的剧目。所以一向文章也是阳光欢快的,基本都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然而,回避不等于不存在,光说好话也是不实际,黑暗的内幕总要有人揭露,坏事总要将它剖白于阳光下才能让其有所收敛。文章是以小说形式叙述,也许有张冠李戴,但绝对是事实。沉重地抛出,只为世上能够因众人的努力得以改变。
10 楼 文友: 2017-04-18 16:55:19 恭喜梦姐姐的大作加精!姐姐是西风的榜样,我们要向姐姐学习!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10 楼 文友: 2017-04-18 18: 4:57 谢谢西风姐妹给我的鼓励,谢谢老寒为我的文章加油,才有时隔八月的这篇精品。小孩口臭
小儿咽喉肿痛
吃什么可以治小便发黄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