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至尊符神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鸣惊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4:47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鸣惊人

“咦?这是……”

看着蓄势待发的辛焱,云寒的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辛焱拔剑的动作干净利落,若不是久经习练,绝难做到这个地步。最可怕的是,辛焱明明就站在自己的对面,但他却不能用剑意锁定对方,就好像对方根本不存在一样。

“不好……”

云寒不禁大惊失色,对方分明是一个高手,一个厉害得比他之前所遇到的所有对手都要可怕的高手。

“杀!”

就在云寒准备召唤飞剑之时,辛焱一声轻喝,手中的无名重剑已经递出。这一剑看着并无出奇之处,甚至速度看起来也不快。

可是,云寒的心头却忽然升起一丝警兆!他不及多想,身形暴起,全速往后方掠去。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刺目的剑芒毫无征兆在云寒的面前绽放!在他的视野内,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一道极其可怖的剑意,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直取他的眉心。

好快的剑意!

云寒无法形容心中的惊骇,他身经百战,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迅疾的剑意!

对方的剑意之快,快到让他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甚至他连飞剑都来不及拔出。

“不好!”

几乎就在同时,在场边负责监证的毛烈大叫一声。辛焱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根本来不及拦下这一剑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辛焱的剑意向云寒猛扑过去,丝毫也没有半diǎn办法。

台下的所有的人,无论是观战的弟子,还是门中的金丹长老们,没有人还能保持镇定!

“好快的剑!”

在台下,孟菲青和毛森彼此对视一眼,俱是一脸地惊骇。他们彼此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如果面对这一剑的是自己,能不能接得下来。

“唉……千算万算,却漏了这个xiǎo子。”

孟金声看到辛焱这一剑,眼中却闪过一丝仇恨的火光。

为了争夺下一代的掌门之位,他不惜动用孟金龙和昆仑的力量,对南宫无极施压,让他同意在本届试剑大会比试的优胜者中挑选出掌门的继承人。

在他看来,在南宫云珊不参加本届试剑大会的情况下,试剑大会的头名非落入毛孟两家之手不可。孟菲青和毛森俱是门中新一代弟子中的最强者,无论是柳青儿,还是梁平和俞哲都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从半路杀出个辛焱。

从辛焱这一剑的威势来看

,实力绝对不在孟菲青和毛森之下。

而且,对方的剑意分明是在融汇贯通了灵宵九剑之后,所新创出的剑招。

好快的剑!

南宫无极紧紧盯着辛焱,隐现激动之色。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来辛焱这一剑分明是在融合了灵宵九剑之后,所创出的剑招?

他早就听殷商等人説过,辛焱修剑的事,知道他对灵宵九剑的领悟远超门中其他弟子,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辛焱剑意竟到这般程度。

灵宵九剑是灵宵剑诀的基础剑势,只有领悟了灵宵九剑,才能真正传承灵宵剑诀。

《灵宵剑诀》是灵宵派的传承剑诀,自从八百年前的大战之后,灵宵剑诀的修行方法就失传了。经过历代先贤的探索发现,要想学会灵宵剑诀,必须完全领悟灵宵九剑。

所以当看到辛焱使出这一剑时,南宫无极的心神也不禁一阵地激动。

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在找灵宵剑诀的传人,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谁知道领悟出灵宵剑诀的竟是一个被他认为没有修剑天赋,而直接发往符工司的少年。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又涌起一丝的羞愧。

上天将如此修剑奇才放在他的眼前,他却视而不见……

“这个害人精……”

冷月脸上全是激动之色,嘴中呢喃道,泪水却不由自主地从她的面庞滑落……

“好!这xiǎo子居然融合了灵宵九剑,倒不枉我等辛苦一场。”

贾润看着辛焱使出这一剑,也是一脸地激动。

殷商还是显得那样冷静,仿佛他早知道辛焱能够使出这一剑似的,其实此刻他心中的激动丝毫也不亚于其他人,他握剑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轻轻地颤动着。

云寒的飞云遁法已经运用了极致,空气呼啸在耳畔轰隆作响,其中夹杂着台下、台上众人的惊呼,但他恍若未闻,他所有的精神,全都汇集在那一道的可怖的剑意上!

他双手十指如抡琵琶,一连串耀眼的剑光,不断地在他面前释放!

xiǎo云剑!

云寒不假思索,用出了xiǎo云剑!

xiǎo云剑以指御剑,速度极快,是云家的不传之秘。不过,一直以来,云寒都觉得这门剑诀太过简单,威力不足,所以极少使用。

但是在云岚的严厉督促下,他每日都要抽出两个时辰来习练这门被他认为是鸡肋的剑诀。

云岚是云寒的姐姐,她只比云寒大三岁,但是她在十三岁时,已被确立为云家新一代的家主。

可是,在这个生死关头,简单、瞬发的xiǎo云剑,却成为了云寒唯一的选择。

在一瞬间,云寒已经发出了数百道冰寒无比的剑意,这些细碎的剑意在他前方垒起了一道层层叠叠的剑墙。

“嗯,云寒的xiǎo云剑还是使得不错嘛。”

贾润不由发出一声赞叹。

“当年云怒师弟凭着一手冰河剑诀,称雄天北,可惜天不假年,他年纪轻轻就陨落了……”南宫无极叹了口气,言语之间不胜唏嘘。

“好!”

辛焱不意云寒竟还有这一手,也不禁暗暗叫好。不过,刚才这一剑,他不过是试探罢了,并未用全力。

他双足轻轻一diǎn,人已如同一只大鸟般飘浮在半空,手中无名重剑轻挥。

叮!

就像冰块裂开,一声轻响,似极微弱,却又清晰可闻。辛焱的剑意是何等凌厉,xiǎo云剑所组成的剑墙在它面前,犹如纸糊一般,在瞬间被轰然崩碎。

xiǎo云剑没有能阻挡辛焱的剑意,却还是暂时延缓了辛焱的剑意,为云寒争取到了一丝宝贵的时间。

云寒双目光芒暴涨,双手持着五品冰魄寒光剑,三尺剑身上凝聚着一朵超过十丈的紫青色冷芒,幽冷幽冷,他周围近百丈的地面全部凝出了坚冰。

“杀!”

云寒一声饱含怒气的暴喝,有如晴天霹雳,轰然炸响。

他高举的灵剑全力向前一斩。狂怒之下,出手就是绝招《冰河倒悬》。

挟着满腔的怒火、篷勃的战意和全身的灵力,凝如实体的剑意如同一条倒悬的冰河,向辛焱席卷而去。

一道紫青色的冰冷的光带如闪电般地在半空划过,剑气所经之处俱凝为寒冰,天上的阳光都好像也被彻骨的严寒冰冻住了。

云寒由守转攻变招极快,而且剑势极为凌厉,他的剑势,封锁了辛焱的所有退路!

“好快的变招!果然不愧是云寒。”

“这才是云寒的真正的实力。”

在台下,一众世家子弟发出一阵的赞叹之声。就是素以胸有城府的孟金声,眼中也透出一丝兴奋的光彩。在他看来,云寒这一剑就算不能致辛焱于死命,也必定能打断辛焱的攻势,将局势扳回来。

只要进入相持阶段,自xiǎo便受到良好剑意训练的云寒,取胜的机会就将大增。

就在所有人以为辛焱会转入防御的时候,辛焱不退反进,挥手又是一剑。

这一剑,不带一丝烟火之气,但那看似风轻云淡的一剑,却蕴含着让人恐怖的力量,围观的所有人都无不为之变色。

一道剑光一闪,在瞬间就扎进如同冰河般涌来的剑意之中。

“叮!”

就像冰块裂开,一声轻响,似极微弱,却又清晰可闻。天上那道倒悬的冰河竟被从中一分为二!接着,在一刹那间,传来无数细碎的轻响,向辛焱席卷而来的冰河竟轰然而散。

“这是什么?”

“好可怕剑势!”

这一下变故大出众人的意料,辛焱随手一剑,便破去了云寒这势不可挡的剑招。

如果説,辛焱的第一剑,让人震惊的是迅疾无双的话;那么这一剑,可怕之处,却在于强悍和霸道。

“好可怕的一剑!”云寒只觉手上狂震,飞剑几乎脱手而出,胸中气血翻涌,全身灵力也差diǎn失控。

“杀!”

辛焱手上又是一挥,空气中像是划出一道无形的波纹,随着这道波纹天空像是被撕开了一道裂缝。

云寒的心猛地一跳,全身的汗毛陡然竖起,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不要命地狂催灵力,竖剑横挡,剑招《冰封山河》飞快地发动,层层剑意在他周围垒起了一道冰墙。

这是冰河剑诀中防御能力最强的剑招,云寒这一招也使得极好,掌门也曾夸过他:“xiǎoxiǎo年纪能练成这样,已算是不错的了。”

但此时,不知为什么,云寒对这一招却不再有信心。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叮!

又是一声轻响,他周围华丽的剑意轰然崩溃,一把剑凭空出现,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全身就像是冰冻住了一样。

他脸色灰白,不再有一丝血色,喃喃自语道:“我败了。”

云寒是灵宵派云家新一代子弟中学剑天赋最好的一个,在门中年轻一辈中也算得上是翘楚,心高气傲,眼高过dǐng,很不把像辛焱这个所谓誉满天南的家伙放在眼中。

但刚才发生的事却如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如果这一战是生死之战,他早就身首异处。

云寒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神彩,问道:“你用的是灵宵九剑?”

辛焱收回无名重剑,diǎn了diǎn头,艰难无比地説道:“是!”

他的剑意还没有到收发由心的地步,刚才为免伤到云寒,他硬生生地收住剑势,受剑意反噬,已受了不轻的内伤。

云寒眼中的光芒很快就熄灭了,脸色死灰,心哀若死,跳下试剑台,转身就向山下走去。

看着云寒的惨样,原本最高兴的冷月,脸上竟露出了几分担心之色:“他这样没事吧?”

“要是这diǎn打击都受不了,在这个乱世就不用活了。”贾润却道:“刚才要不是辛焱手下留情,他不死也要残废。”

南宫无极语气沉稳:“修剑重在修心,心不静、不纯、不坚皆是大忌。云寒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经此一挫,对他未必是一件坏事。”

汕头天佑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医保卡
汕头天佑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费用高吗
汕头天佑医院挂号电话